您的位置:主页 > 股票配资 >

华谊兄弟主投影片“难产” “中国影视第一股”陷退市危机

K图 300027_0

  2020年对于华谊兄弟来说是至为关键的一年,甚至面临着退市的风险。不久前,华谊兄弟发布2019年业绩快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9.63亿元,这已是华谊兄弟第二年亏损,倘若2020年不能扭亏为盈,将按照相关规定退市。然而,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肆虐,目前大多数影院仍处于关停状态,整个电影行业都面临着史无前例的严峻挑战。华谊兄弟从曾经的影视一哥沦落到如今不得不为保壳而战的境地,还要从其2014年的“去电影单一化”战略说起。

  “去电影单一化”道路受阻

  成立于2004年的华谊兄弟,2009年登陆创业板,成为“中国影视第一股”。其曾经创作了不少的经典作品,例如《手机》《非诚勿扰》《狄仁杰之通天帝国》《风声》《西游降魔篇》等作品均评价不俗。

  作为一家靠电影发家的公司,口碑佳、票房高的优质电影便是其最好的护城河。但自2014年起,华谊兄弟提出了“去电影单一化”的战略方向:完善公司产业链、加大市场拓展度。其战略逐渐演变成“以原创电影IP为基础,整合影视、互联网、商业、文化旅游资源、创新性地打造出具有中国特色的电影文化旅游业态”的全产业链。简而言之,便是发展“影视娱乐、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互联网娱乐和产业投资”等四大板块。那么其发展效果究竟如何?

  2019年半年报显示,目前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项目已经纷纷落地,公司已经开发的项目包括苏州的华谊兄弟电影世界、海口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电影公社以及长沙的华谊兄弟电影小镇等。此外,据大众点评网查到的信息来看,其郑州和南京的华谊兄弟小镇也已经开始营业。

  但据2019年半年报显示,去年上半年,海口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电影公社和苏州的华谊兄弟电影世界分别亏损了0.7亿元和0.73亿元。在大众点评上,《红周刊》记者发现,对于华谊旗下的实景娱乐项目,部分网友给出评价是“交通不便”“价钱偏贵”。以位于长沙市岳麓区星光路的华谊兄弟电影小镇为例,该项目受众主要是大学生或上班族等年轻人,但是却与市中心相隔较远,附近也没有地铁线。以高德地图测算的数据来看,哪怕是从同样位于岳麓区的湖南大学出发,乘坐公车也需要1小时26分钟,且中途需要换乘。截至2020年3月26日,大众点评上关于该电影小镇的帖子共6842条,其中低分评论有1220条。

  在前几年电竞股概念大火的时候,华谊兄弟将互联网娱乐板块的重点放在了英雄互娱上。2015年11月,华谊兄弟发布公告,以19亿元的对价购买英雄互娱20%的股份,当时英雄互娱的账面净资产仅有1193万元,但华谊兄弟却给出了95亿元的估值,溢价近800倍。不仅如此,华业兄弟还想进一步买下英雄互娱的所有股权,但因“双方就交易价格无法达成一致”最终以失败告终。

  至于这两个板块为华谊贡献的营收,2019年上半年,其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板块营业收入2918.35万元,仅占当期总营收的2.71%;互联网娱乐板块营业收入1764.83万元,仅占当期总营收的1.64%;而当期影视娱乐板块营收为10.26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为95.29%。华谊兄弟折腾了这么久,但说到底对其经营贡献最大的依旧是原来的影视娱乐业务。

  主营业务青黄不接

  就在华谊兄弟高喊着“去电影单一化”口号,将目光转移到其他板块的这几年里,其他影视类上市公司却在努力修筑着自己的护城河。北京文化联合推出了《我不是药神》《战狼2》等多部票房与口碑双收的电影,而光线传媒出品的《大鱼海棠》《哪吒之魔童降世》内容精良,被影迷们誉为“国漫之光”。

  反观华谊兄弟,影视作品多少有些青黄不接。2016年其“去电影单一化”战略的负面影响初现,上市八年来营收首度下滑。据财报显示,该公司当年出品上映的10部影片,票房总收入仅有31亿元,其重点推出的《我不是潘金莲》和《罗曼蒂克消亡史》市场口碑虽然不错,但票房却分别仅有4.82亿元和1.22亿元。